從月前撿來的龍柏中,再挑幾根枯枝,用手提砂輪裝鋼刷去除表皮,這種方法可以保留樹皮上的蟲孔與蟲洞,若做成擺飾、樹枝衣架、樹枝燈、茶壺握柄等更能彰顯大自然的傑作,與龍柏的價。人類開發的許多科學探索中,就屬人生的價值為何?最沒有進展,似乎記得讀過一篇文章說,人生的價值=加我減我,數學上若加一個變數『我』又減一個變數『我』答案當然是零,清順治皇帝曾有詩云:『未曾生我誰是我?生我之後我是誰?』的疑問,雖然我是誰?(從何處來?為何而來?往何處去?)至今仍沒有解答,但『加我』『減我』的過程中竟然真的應該不是零才對,這姑且就算是『人生的價值』吧;不過,若問木頭的價值為何?可能答案比問『人生的價值』為何?還要容易回答得多,木頭只要不燒掉,真的可轉換出許多有形的價值,這正是我的部落格要報導的主題內容。去皮後的這幾支龍柏枯枝,有它自身基因表達的香味、肌理與結合自然環境影響所長出的外形,還有蟲蟲鑽過的痕跡,最後遇到我這有緣人,將它的美麗暫存在這個狀態,未來它可能還會展現出更多的價值。







阿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